【宠e生】宠医在线问诊,猫咪宠物医生在线咨询免费,猫咪宠物医生在线咨询|异宠医院在线咨询

新闻中心

联系我们

86-17724713098

【宠e生】宠医在线问诊,猫咪宠物医生在线咨询免费,猫咪宠物医生在线咨询|异宠医院在线咨询
地 址:山东省临沂市YiMeng国际财富中心
邮 箱:3562517757@qq.com
电 话:86-17724713098
86-17724713098
86-17724713098
传  真:86-17724713098
联系人:刘主任

宠物医院钱难赚

更新时间:2023-11-05 点击次数:

  正在和朋友的闲聊的Jesse,突然收到闺蜜的信息,“天权生病了,精神不振,不吃不喝,我带他来医院了。吓死我了,刚做完各种检查,已经花了一千多了,又心疼猫又心疼钱。”

  这已经不是Jesse*次收到闺蜜的吐槽了。去年闺蜜的猫长了猫藓。花了两千多,现在又生病了,真是让人无奈。

  在现代社会里,孤独成了常态。和以前热闹的街坊四邻相比,现代人更看重边界感,而忙碌的工作和生活,也让现代人特别是年轻人,对“冗杂”的社交程序和家长里短望而却步。简单自由地养只宠物增加生活乐趣,排解压力并且满足自己的陪伴需求似乎越来越被年轻人所接受。

  据《2022年中国宠物消费报告》显示,2022年城镇宠物(犬猫)主7043万人,较2021年增长2.9%。且养宠人群正在呈现年轻化趋势,95后明显占主导地位,占比达36.8%。

  而随着宠物经济的走红,宠物消费激增,宠物食品、医疗、保险、用品等细分市场应运而生。

  宠物相关商品和服务需求越发多样,国内宠物消费市场规模快速增长,据艾瑞咨询数据显示,2022年市场规模约为3117亿元,预计2023年市场规模约为3924亿元,2019年-2023年复合增长率可达33%。

  虽然,越来越多人爱上养宠物,但铲屎官们也有甜蜜的烦恼。据《2020年中国宠物行业白皮书》,我国城镇犬猫数量达1亿只,超过60%宠物有就医经历,平均单只宠物年消费金额超千元,超56.4%的宠物主表示“看病贵”是养宠物不可言说的“痛”。

  1985年,中国农业大学动物医学院的一个小动物门诊部成立了,到了90年代宠物医院钱难赚,农大兽医专业的老师们在北京开设了宠物医院,紧接着,上海、深圳等地也开始零散出现了宠物医院。

  1998年,中国最早的宠物医院之一瑞鹏在深圳成立。到了2000年之后,市场逐步规范集中化趋势明显,瑞派、宠爱国际等头部连锁机构在此期间成立。

  行业发展的同时,人们养宠意识也在转变,由最初的“看家护院”到“孩子亲人”,宠物主消费意识也不断提升。2008年之后,一批跟执业兽医、动物诊疗机构、兽用药物有关的法律法规开始施行,行业逐步规范。

  事实上,每一个高速发展的行业背后都离不开资本的助推,2014年,资本开始争相入局宠物医疗行业。以高瓴资本为例,自2014年开始在国内投资及收购大量的宠物医院项目,包括宠颐生、芭比堂(云宠)、安安宠物、顽皮家族、爱诺、宠福鑫、纳吉亚、艾贝尔、乐哇宠物等等。

  得益于资本的涌入,2014-2020年间宠物医疗机构数量增长4.8倍,兽医数量增长3.6倍。

  而中国*的连锁宠物医院新瑞鹏,也离不开资本的支持,在递交招股书之前,便被一众多明星资本押注。除达晨、高瓴这样早期加入的机构外,还有腾讯、碧桂园、勃林格殷格翰、雀巢、中金公司、雪湖资本、清池资本、厚生投资等来自海内外产业各方的机构与巨头。

  除了新瑞鹏,瑞派宠物也先后获得瑞普生物、高盛、华泰新产业基金、越秀产业基金、玛氏集团、蒙牛创投等产业投资方的投资。据公开消息,瑞派宠物现估值已增至约120亿元,旗下宠物医院数量已超500家,也于去年传出赴港上市的消息。

  虽然行业内头部玩家已经浮现,但整个宠物医疗赛道却依旧火热。据动脉橙数据库统计,从2015-2023年1月31日,我国宠物医疗赛道共计发生81起融资事件,强势吸金上百亿元。

  在资本的推动下,宠物医疗行业进一步发展,沙利文数据显示,宠物医疗市场规模自2016年的115亿增长至2021年303亿,5年增长163%,预计到2025年,中国宠物医疗行业市场规模将达到670亿。

  宠物医疗赛道,俨然成为了资本市场上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只是,在资本助推下一路狂奔的宠物医疗市场,依然无法避免地存在诸多问题。正如同前文中所提到的,宠物医疗市场虽大,但看病贵,却是养宠人心中无法掩盖的“痛”。

  刚毕业不久的养宠人Luna说,“我最怕我家的猫生病了,买点好吃的,买些玩具这都不算什么,但是看病真的贵啊,每次生病都能要我半条命。”

  动不动成千甚至上万元的宠物医疗费用,正在不断抬高当一名“铲屎官”的门槛,只要是养过宠物的人,就会知道自己辛苦赚来的血汗钱全都送给宠物医院是多么的无奈和不甘心。

  对于大部分的中国养宠物家庭来说,到宠物医院花个几百一千已经成为了常态。据资料显示,国内大约有80.8%的宠物医院平均客单价集中在200~500元和500~1000元这两个区间,2/3的宠物主在宠物医疗和保健方面的消费金额都在1000元以上。

  由于动物不会说话,不能通过问诊进行排除,那么看病就要采用排除法。一个小毛病,往往也需要做数项检查,当时的医生做哪些检查进行排除、开哪些药品都会直接影响到诊疗费用的总价。

  Luna的猫,上次去医院是因为呕吐不止,精神不振,到了附近的宠物医院,挂号、抽血、拍片、检查猫瘟等各项检查一套流程下来,被确诊为肠胃炎,之后就是打针,止吐针、消炎针、助恢复的营养针,一套操作下来,花了980块钱回家了。第二天猫仍然呕吐不止,再次去医院,抽血、检查内脏后,还是认为是肠胃的问题,又打了针,一共打了12针。猫猫终于康复了,就是这样一个肠胃炎,花掉了将近2000块钱。

  宠物医疗行业的特点在于医生是专业的代表,话语权重且医患双方信息不对称。虽然现在铲屎官很多,但大家对于宠物的了解并不深。当宠物出现什么问题时,只能是医生说什么就是什么。并且宠物很难表达它自身的感知,无法咨询它的意见,对于宠物主人来说丝毫没有和宠物医院博弈的资本,如果真心爱护宠物,一套流程下来很难说个不字。

  在小红书上,单是#宠物看病贵#一个词条的相关帖子便达到了3736条,与之相关的帖子更是数不胜数。

  而且,在医生“更专业的建议“的场景之下,多做几个体验,多买一些合适的食物或者用品基本水到渠成。根据《2020宠物医疗行业白皮书》的数据,66.3%的消费者在宠物医院会有宠物诊疗之外的消费行为,而在这些消费行为之中,购买宠物相关产品的比例达到76.9%。

  不可否认,给宠物看病变得愈发贵了。只是,“铲屎官们”花的钱真的都被宠物医院赚走了吗?

  以近期上市的新瑞鹏为例,通过快速并购,现旗下已拥有近2000家门店,收入也随之不断攀升。数据显示,2020年至2022年前三季度,新瑞鹏营收分别为30.08亿、47.84亿和43.15亿元,虽然营收有所增高,但是却持续处于亏损状态,同期净利润分别为-11.6亿元、-13.72亿元以及-7.56亿元,不到3年累计亏损超30亿元。

  行业龙头尚且艰难,其他单小散的宠物医疗机构也是十分困难的。据媒体报道,2022年我国拥有宠物医院数量2.3万家,与上一年度相比减少7448家,大量医院徘徊在亏损和盈利的边缘或已经陷入亏损。

  如果从商业的角度来说,想要开一家宠物医院营业赚钱,首先前期需要投入一笔不菲的费用。

  先是场地问题,宠物医院一般分150平方的左右的社区医院,200平方以上的专科医院,或者一二线城市才有的中心医院。在寸土寸金的城市里,将是很大一笔费用。

  现在宠物看病的流程跟人基本差不多,挂号、问诊、检查、治疗,该有的东西都得有。

  根据农业农村部最新的《动物诊疗机构管理办法》,能够被称为“医院”,除了拥有基础的场地、功能区、器械设备外,必须拥有3名以上执业兽医师,X光机或B超等硬件,以及相应的手术室和手术设备。

  想要提升诊断准确率,那么专业的机器就要跟上。但是据目前了解,针对动物的各种检测设备,如X光、呼吸麻醉、核磁、CT等设备,大部分都需要进口,常规血液学检查设备在几十万元,CT、MR、DR等设备都是上百万甚至更多,基础成本颇高。

  但宠物医院的客流量显然与普通医院不能相提并论,据《2019中国宠物医院发展报告》显示,超八成宠物医院日均接诊量在20个以内。

  另外,作为医疗行业,专业的人才是必不可少的。由于宠物医疗在我国的发展时间较短,每年学习兽医相关专业并在毕业后从事宠物医疗行业的储备人才少,加上宠物医疗行业多数管理者为临床医生,技术水平较高但缺乏相关管理经验。

  为了留住人才宠物医疗机构需要加大工资与福利水平。以新瑞鹏和瑞鹏(与高瓴合并前)的财报为例,人工成本的急剧上升,是导致其毛利率下降的主要原因,利润因此被稀释,纵观2015-2022年,新瑞鹏的人工成本占比从22%迅速增长到了52%。

  再加上我国宠物消费意识兴起时间不久,宠物主整体对宠物需求的认知和理解程度还有待提升。体现到消费行为上面,就是宠物主的消费主要集中在宠物食品上,对宠物的精神和医疗关注度较低,让本就频次不高的宠物医疗也受到影响。

  宠物看病贵似乎是不争的事实,但就目前来看,宠物医院还真不是一门多赚钱的生意。

  由于目前国内宠物医院市场不完善,无论是检查设备还是疫苗、药品、保健品,国内宠物医院用的几乎都是进口产品。硕腾猫三联疫苗妙三多在2011年进入中国市场,至今仍是国内市场*获批的猫三联疫苗。

  最后,Jesse闺蜜的猫,被确诊为普通感冒,开了一些药,“还好还好,这次只花了1200,我以为会花3000呢。看来以后要多学一些知识了,小毛病尽量自己解决一下,不过还是希望不要再生病了。”无奈地说道。

  虽然宠物医院现阶段医疗费用居高不下,但就像人类用药一样,如果国内研发出“平替”,宠物药品的价格自然能降下来,但这仍将是一个长期而缓慢的过程。随着市场规模的不断扩大和国内宠物医疗行业的持续发展,宠物医疗类消费将会变得更加「日常」,而「日常」的背后就是价格的下降和服务的双向升级。

返回